中国社会科学网 >> 文萃
【文萃】周序:“应试主义”的成因与高考改革的方向
2019年07月01日 13:45 来源:《内蒙古社会科学(汉文版)》2018年第4期 作者:周序 字号
关键词:“应试主义”;高考公平;人文主义;命题技术

内容摘要:

关键词:“应试主义”;高考公平;人文主义;命题技术

作者简介:

  近几年,新一轮的高考改革如火如荼。新一轮的高考改革虽然方案各异,但都不约而同地将焦点集中在了学生的综合能力和素质上。高考改革的新方案意在发挥高考的“指挥棒”作用,将基础教育从“应试教育”的路子上拉回到“素质教育”的轨道上来。然而,从“应试教育”向“素质教育”转轨的呼声已经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但多年来“应试教育”依然打而不倒,这些现象不能不引起我们的担忧。

  一、“应试教育”和“应试主义”

  “应试教育”是我们经常使用的一个概念,但这一概念的内涵却非常混乱,对“应试教育”的批判往往流于简单化、情绪化。人们反感“应试教育”,绝不是因为教育当中有考试或者它针对考试,而是因为它采用了很多违反教育规律的做法,比如满堂灌输、题海战术、死记硬背,并且贯穿于整个基础教育的始终,对学生的健康成长造成了极大的伤害。

  一方面,片面应试的现象几乎成了整个基础教育的核心工作,从考前的“短期冲刺”变成了贯穿整个基础教育主线的长期行为,以至于“育人”的目的被遮蔽;另一方面,考试也不再只是教育的一个组成部分,而是从教育中外化出来,控制了教育的目的、内容和方向,应试成了教育的唯一追求。这种片面的目的往往通过满堂灌输、死记硬背、题海战术等“仅仅对分数有帮助”的措施来实现。这样一类“应试教育”,就时间而言已经不再是一种短期行为,就方法而言显得过于僵化和机械,自然需要进行检讨和改进。为了与属于短期冲刺的那一类“应试教育”相区分,笔者将后一种称为“应试主义”。“应试教育”至少包含了中性和贬义两种类型,其中短期的复习和冲刺行为属于“应试教育”中的正常现象,不可避免,也无需苛责;而对我们的基础教育造成危害,值得批判的是“应试教育”中的“应试主义”这一部分。

  史学方面的研究告诉我们,“应试主义”并不是一个“当代问题”,早在科举时期,类似现象就已经普遍存在了。科举时期的“应试教育”并没有停留在一个正常的、可以接受的范围之内,而是属于典型的“应试主义”了。其严重程度与今日相比也不遑多让。

  二、异化的公平观是造成“应试主义”的社会大环境

  考试和推荐自古就是两种最主要的人才选拔方式。表面上看,推荐能够比考试更加全面地衡量一个人的综合素质,但从古至今,推荐制度始终没有在人才选拔方面体现出积极的效果。推荐制度之所以频频招来反对之声,就是因为它无法避免“关系”“人情”的影响。从而使人才选拔在一个不公平的环境中进行。当然,即便采取考试制度,“关系”“人情”的影响也不能完全消除,但考试制度相比于推荐制度来说,其优势在于它将文化资本推到了第一位。所以说,考试制度之所以战胜了推荐制度在当今社会持续沿用,是因为它使“关系”“人情”对人才选拔的干扰降到了最低,因而最为贴近民众对“公平”的诉求。

  虽然公平和平等两个概念之间存在着明显的区别,但在社会诚信缺失的大环境中,向往平等,甚至甘愿以平等来代替公平的心态是如此之普遍。正是这种心态,成为人们看重分数、竞相追逐分数的文化观念基础。

  当我们用“平等”来彰显“公平”的时候,道德意蕴也好,伦理关怀也罢,便都随之丧失。这个时候公平就已经被异化了。在这种异化的公平观的影响下,高考分数被捧上神坛,它既是高校录取的依据,也是学生能力的象征,还是社会公平的化身。

  归根结底,“应试主义”实际上是我们追求公平但公平却在追求的过程中被异化的结果,这一异化之所以产生,其根源不在于教育本身,而在于讲关系、重人情的社会文化。而成为“应试主义”直接助推手的“分数面前人人平等”,只不过是人们为了弥补这一社会诚信缺失而采取的一个无可奈何的方案而已。

  三、人文主义不是改革“应试主义”的良方

  由于“应试主义”的突出特点是操作机械、僵化,将分数作为直接和终极的追求,因此有人提出,可以从人文主义教育思想当中去探索改革“应试主义”的出路。

  人文主义教育思想看起来无比美好,但其主张却显得模糊而空洞。人文主义教育“关注的不是‘短平快’的教学效果,不是知识点和‘提分’,而是学会学习和合作、阅读习惯的养成、知识系统的构建、反思和批判能力等等”。人文主义教育的这一特点与学生们的现实需求存在明显冲突。

  人文主义教育在美国似乎取得了成功。让我们对其心向往之。但正如前文所说,任何教育现象都植根于特定的社会文化背景当中。在美国社会,关系、人情相对淡薄、社会诚信度较高,人文主义教育所看重的综合素养、道德品质、活动经历等无法用考试分数来体现的内容,可以通过校长推荐信、社会实践证明等纳入到招生选拔过程当中,并且不会招致人们的普遍质疑

  但在社会诚信度还不够高的中国,却很可能出现课外活动弄虚作假,帮助他人的经历依靠钱权交易获得的现象。文化大环境的不同,导致人文主义教育面临着“橘生淮北则为枳”的尴尬。因此,试图通过人文主义对基础教育进行改造,从而破解“应试主义”,这条道路是很难走得通的。

  四、破解“应试主义”应加强高考命题技术改革

  任何试图弱化应试的改革思路都注定不可能取得成功。我们应当承认应试的合理性并努力将其导入正轨,让学生用一种相对来说更符合教育规律的、合理的方式来应试,避免僵化的、机械的“应试主义”现象的出现。具体地说,我们不是让学生通过满堂灌输、题海战术、死记硬背、套用解题模板之类的方法来应试,而是应该让他们通过切实提高自身综合能力和素质的方式来应试。

  破解“应试主义”的关键并不在于学生应试的内容是什么,而在于学生能否用符合教育规律的方式来应试。“应试主义”泛滥的直接原因并不在于命题对哪些知识赋予多大的分值,而在于命出什么样的题,也就是命题技术、命题质量是否可靠,能否把通过应试技巧来作答的方式排除在外。

  只有命题技术不断更新完善,才可能对学生的综合能力和素质做出一个相对真实的考查;只有在应试技巧不管用的情况下,教学重心才可能转移到学生的综合能力、素质上去。当我们有了过硬的命题技术,编制出了高质量的高考试卷,让学生无法按照“模板”来写作文,无法根据“套路”来做论述,无法用各种应试技术、技巧来获取分数的时候,那么课堂教学当中的满堂灌输自然就失去了意义,课后的死记硬背和题海战术也就没有了效用。

  总之,当我们身处人情社会,受困于拉关系、讲人情、迎送往来的时候,凭分录取就不可避免;而学生想上大学的动机又无可指责,因此对其应试行为也难以进行苛责。这个时候,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努力让学生的“分数”能够与其“能力”“素质”实现对接,而不是“分数”和“应试技巧”的对接。所以,基础教育的出路不在于批判和否定应试,而是让学生通过更加科学、合理的方式来应试;不是要打倒“应试教育”,而是要使广大考生应试的需求和全面发展的需求能够统一起来,以避免“应试主义”的出现。在这方面,显然不能寄望于“人文主义”的浪漫情怀,而高考命题技术的革新应该大有可为。

  (作者单位:上饶师范学院,厦门大学高等教育发展研究中心。《内蒙古社会科学(汉文版)》2018年第4期。中国社会科学网 李中平/摘)

作者简介

姓名:周序 工作单位:上饶师范学院,厦门大学高等教育发展研究中心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彦)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我的留言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中国社会科学网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健闰达 鹰牌陶瓷 任县众工机械厂 常州松英视液镜公司 三门峡第一网 十堰十房网 三亚婚纱摄影 围栏网-护栏网 中华卫浴网 科学网 78建筑网 驻马店人才网_驻马店招聘网 正荣集团 男婚女嫁网 领育网 伯特利伟业家具公司 波奇宠物网 广东世纪城集团公司 佛山市万利德众机械公司 酷匠网_小说,轻小说